金铜仙草冻

专注同人一百年,坚持互攻不动摇
要文没有要命一条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留级生
哼唧我男人他和柔媚彻
生时助我安邦国,死后同葬在茂陵。生生死死为君臣,不离不弃永相亲。

记一个白日梦

梦里有个可优秀的小哥哥喜欢我
(哥你是不是眼神不太好
自知配不上小哥哥,但是……反正享受一下恋爱的感觉也没啥
小哥哥叫雁归(似曾相识雁归来啊)
后来慢慢发现小哥哥姓刘(哦呵呵不愧是我命中注定的男人感谢野猪感谢大汉朝)
………………………………
最后,遇上疯子医闹,被追杀。像游戏那样可以选择、可以存档。游戏里的主神告诉我:前两种可以很容易地活下来,见到你的雁归哥哥哦。但是我当然要把所有选项选一遍啊。
被追杀,逃命。
遇到一个医生小哥哥正抄起电锯反抗。
还剩下两个疯子,一起逃跑。
————————
醒了。好黑啊大概才四五点,我今天起得好早,自豪!咦为什么穿着准备出门的衣服?昨晚居然没洗脸没刷牙吗……不对这衣服,昨天约了小伙伴下午出门啊。我手机呢到底几点了!满床摸摸摸……
————终于清醒的分割线————
似曾相识是燕归来不是雁好伐!所以正确的理解是草木黄落兮雁南归……的吧……
野猪你说,是不是你托梦来警告我最近yy你太过分了

大概真的要跳坑了……天哪漫威爸爸放过我吧😭
之前……之前吃基锤……算了还是随大流嘤嘤嘤嘤。今天锤基tag简直是井喷,目瞪狗呆。这是要再火上一把的节奏啊😭😭😭

削发明智的雷神……谁写的新闻你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诸神皇婚!撒花

诸神皇婚好看!!!!
特别喜欢里面的妹纸!姐姐和女武神帅我一脸(≧▽≦)
嗯汉纸们负责可爱,没毛病~大公举二公举(现在变成二公举和三公举了……)和小绿博士都超萌(๑>؂<๑)
锤锤公举终于登基,迎娶基基公举当神后(才没戴cp滤镜呢)!悄咪咪吃了口科学组的糖……啊你们吐槽Tony的咳咳要不要那么损(๑˙ー˙๑)
主题思想:只生一个好/重男轻女要不得/论父亲在家庭教育中的重要性
另外,看了这三姐弟……真的锤锤才是捡回来的吧!nili神生孩子讲不讲遗传?

侯印不闻封李广,他人丘垄似天山……尼玛大天山笑而不语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脚踢翻猪(喂的狗)粮
(跪在地上:我吃我大口吃

[作死多cp]孝武十二钗(持续更新中……祥瑞御兔……)

雄图
欲作秦王德, 堪配始皇才。
晔晔雄图立, 袅袅秋风来。

大梦
四十年来辨是非,平阳清歌御宫闱。
六宫争及中宫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祥瑞御兔的分割线————
(上两个不算,以下刚好十二个……)

和柔
本自宽和柔顺,报君功业桓桓。
空对新材满朝,终叹良将无缘。

天降
才自精明志自高,建元天降虏运消。
神女何解刘郎恨*,千里玄甲一梦遥。

牧豕
家贫方牧豕,年高尚学新。
貌丽幸刘氏,巧得遇恩人。

天命
富贵又何为?骨肉相间父子违。
展眼吊斜晖,孙承帝统天命归。

侍君
结发侍君三十年,到头谁叹一朝元。
阴妻纵子成吕霍,枉与他人作笑谈。

汉装
十四韶华虏来降,胡服顿改汉庭装。
可怜王子赐金氏*,长伴天子茂陵旁。

凡鸟
凡鸟偏逢武世来,真龙自负此身才。
一卫二去三绝幕*,哭向天边事更哀。

——祥瑞御猪——
金铜仙按:
*恨,憾也。
*怜,爱也。
*卫,守也,恢我边也;去,除也,驱彼贼也;绝幕者,度漠也,言元狩四年汉击匈奴事。汉以大将军青、骠骑将军去病将十万骑 ,咸击匈奴。单于与大将军接战一日,薄暮,自度不能胜,遂乘六骡,与壮骑数百溃汉围西北亡去。

古悲歌

茕茕老猪,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金铜仙按:元封五年,大司马大将军青薨,名臣文武欲尽。当时是也,孝武皇帝诏曰:“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夫泛驾之马,跅驰之士,亦在御之而已。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材异等可为将相及使绝国者。”
六年幸上林,见一白彘茕茕孑立、且行且顾。因谓左右曰:“此物独行,不见其类”。慨然而悲,遂作此。盖孝武雄主,尽得天下英材佐之,汉之得人,武朝为盛。彼尚有文武欲尽之叹,而况今之时乎?

(强行打tag……滚了滚了)

[卫刘卫]讳疾忌医6

“小青……”是谁在他耳边轻吟?似曾相识的哼声,愉悦又隐忍着痛苦。
“小青,轻点,轻点唔。”
缓了缓又进得更深,那暖热而湿软的……
“啊……喜欢我吗?”
卫青从梦中惊醒,心跳如狂。周身薄汗变冷,凉飕飕得打一个寒颤。听到开门声,他慌忙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却浑身软着使不上劲。
“青儿*,快来陪我唱歌。”卫子夫步履轻快地走进来。一边进厨房一边从背包里掏出满满的新鲜食材和两听啤酒。“今天发了笔小财,咱们也庆祝庆祝。”
姐弟俩手拉着手在小客厅里转圈。卫青尽力摒除杂念配合姐姐,那个梦中人却顽固地在脑海里冲他微笑。举手投足间的潇洒,一喜一嗔勾带出万般风情,学识渊博仿佛无所不知,又那样洞察人心,每每恰到好处地撩动他的心弦。
“唱歌简单呀,我教你,包管你姐满意。”
“你爱慕她,却不敢靠近。隐匿在黑暗中注视着,渴望着,在夜晚潜入梦境。”他的声音亦如魅影,潜入卫青心里隐秘地回响,“在梦中相遇,教导他,指引他,掌控他。他将为你绽放。那无上尊荣、万人景仰,皆由你赐予。”
钢琴声悄然奏起前奏,卫青完全被他引导。“Sing my angel of music.”他的“魅影”诱惑着,手指在琴键上跳跃起舞,“Sing for me.”
卫青和着他的韵律。
sing once again with me(再次与我咏歌)
our strange duet(水乳交融的唱和)
my power over you(我支配你的力量)
grows stronger yet(悄然成长)
and though you turn from me(纵然你转身离我而去)
to glance behide(留下惊鸿一瞥)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is there(歌剧院的幽灵就在那里)
inside your mind(在你心底)
“我弟越唱越好了,嗯……有感而发吗?”卫子夫笑眯眯地看着弟弟。
“姐姐教得好。”卫青避开姐姐的视线。
卫子夫侧耳贴在弟弟胸口:“青儿,脱单了?”
“啊?”卫青呆住。
“嗯,心跳快了,肯定在外面有了小美人。”
卫青一时语塞,这能听得出来才有鬼吧。
——————祥瑞御兔的分割线——————
不大的卧室,暖黄的光打在雪青色的绒布窗帘上,成套的粉白床品间趴着一只无辜的鳄鱼公仔。卫子夫压着鳄鱼窝在床上,打算把明天要用的课件再过一遍。一阵轻快的敲门声传来,接着一只卫青捧着手机蹿到姐姐床上。
视频很快接通了。“二姐~”姐弟两张脸凑进一个手机屏幕里,“快给我们看小宝宝。”
卫少儿把手机架在床头柜上,乐呵呵地捞过身旁的小襁褓:“刚喂完奶,又困了,简直是个小猪。”
卫子夫和卫青眼巴巴地盯着那个襁褓。新生儿很赏脸地睁开眼,翘起嫣红的小嘴,对姨姨和舅舅打个小哈欠,还砸吧砸吧嘴。
“他好可爱!”卫子夫喜滋滋地学小侄子咂嘴,“取名了没有?”
“方便登记先叫Cedric,大名回来再慢慢想吧。”
——————祥瑞御兔的分割线——————
*请快速连读,亲测读出来类似“千儿”。务必不要读成“青、儿”,阿弥陀佛祥瑞御兔(>﹏<)
子夫姐挣了弟媳的钱表示很开心。

[卫刘卫/现代AU]讳疾忌医5

刘彻主动帮姐姐拎包。嗬,还真沉。“老姐怀孕了还背这么沉的包,下回见了姐夫看我不好好说他。”
卫青敬畏地看着刘彻的姐姐:“韩女士身手真好。”
“嗯,什么?”刘姚正在开车门,没听清。倒让扛包的刘彻差点脚下一崴:“小青,我要跟你说个很严肃的事……”
“去去去,都坐后座。刘彻我可警告你啊,坐我的车不许指手画脚。”
两个大男人委屈巴巴地缩在迷你跑车后座,反而凭白生出几分亲密来。就像小孩子喜欢玩过家家,缩进小空间里似乎能安心下来,顿时有了“家”的安稳感。
“彻哥?”“小青我跟你说……”
“刘彻?”“我姓刘。”
“呵呵,还‘彻哥’呢。”姐姐在前排嘲笑,“打小就爱给人当哥。医生别看他这样,在我们家排老小。”
卫青低头微笑。
“姐怎么自己跑医院。姐夫连医生都不请了吗?”
“得了啊,再说你姐夫我可生气了。我是冲着义教授去的,有本事的人总有点脾气么。啊对了,你要有空……回去再跟你说。”
刘姚把卫青送到住处,从后座爬出又是好一番折腾。刘彻趴在窗边跟卫青挥手道别,目送卫青的背影消失在楼道口。刘姚关上车窗,从后视镜里深深看他一眼。
“姐!”刘彻试图撒娇。
“咱姐俩找个地方聊聊?还是你想回去直接跟妈说。”
“聊聊……聊什么啊。”
“坦白从宽哈,什么时候多了个医生弟弟。”
——————祥瑞御兔的分割线——————
“有个客人点了《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这个时间很难联系歌手啊。”
“呜噜呜噜啥?”没文化的小老板。
“《歌剧魅影》主题曲。”
“啥歌啊没听过。上网搜一个给他放得了。”
“他说一定要歌手唱。”服务员快被这个难缠的客人搞崩溃了。
“就说我们没这个业务!”
“可是……小费给得很多啊……”
卫子夫低头擦杯子,听到“小费”两个字才悠悠抬头,看一下一脸不耐烦的老板和急得满脸通红的小伙计,轻轻地说道:“《歌剧魅影》我能唱。”
——————祥瑞御兔的分割线——————
in sleep he sang to me(他在睡梦中对我唱吟)
in dreams he came(趁着梦境靠近)
that voice which calls to me and speaks my name(那呼唤我的声音,呢喃我的姓名)
and do I dream again?(我是否重入梦境?)
for now I find(我看见,此时)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is there(歌剧院的幽灵就在那里)
inside my mind(在我心底)
刘彻指尖轻敲杯沿跟着哼唱,一脸陶醉。要不是亲弟弟,刘姚绝对把桌上的咖啡泼到他脸上。臭小子净能折腾,一坐下就让服务员给他找人唱歌。台上的姑娘唱功不错,长相标致,虽然穿的普普通通也没化妆,倒真像那么回事。
“回神,回神。”刘姚掐掐弟弟的脸。弟弟早就长大了,小时候肉乎乎的脸蛋早已长成俊朗的线条。刘姚悄悄怀念了一下那软嫩的触感。
“姐!”刘彻不高兴地撅嘴,仰头避开,“别动手动脚。”
刘姚被他逗笑了:“放心啊,那个小医生不在这,看不到。”
“我倒想他动手动脚呢。”刘彻嘟囔。
“说说吧,怎么认识人家的?”
刘彻兴致勃勃地回忆跟人家一起吃饭、陪人家去买书、让人家给自己按摩,还有倒霉催的韩悦,还有呃……“就那么多了。”
“嗯,你陪韩悦去男科,碰到了卫医生。”刘姚挑了挑眉,“还挺有缘的啊。”
“命中注定。”刘彻一脸认真地点头。还比这更有缘呢,那伴随着痛苦与激情的初遇……刘彻突然意识到,除了第一次“深入接触”,卫青连抱抱他都没有。
“小彻,”刘姚认真地看着弟弟,“以前问你有没有女朋友,你从来说没有。爸妈和我们一会儿听说这个男明星那个女演员的,虽然不信,但是难免会担心……”
“姐……你们都听说了什么啊,我怎么不知道。”
“嗨,借着咱家往上爬的人还少么。”
刘彻撇撇嘴:“我要找那些人才是瞎了。”
刘姚看着弟弟那小模样只想呼噜呼噜头毛,知道再撩弟弟肯定要怒了,于是端起玻璃杯喝口柠檬水:“那你想找什么样的啊,卫医生这样的?”
刘彻低下头想了一会,良久才说:“小卫不是随便的人,我还没想好。”如果以后不会跟他携手走下去,又何必拉着他走这个弯路,有这么个哥们也是三生有幸。
“哦,那你可赶紧想。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成了呢,改天就能把人带回去。”
刘彻对姐姐挤出一个无奈的笑,端起快凉掉的咖啡。
“姑妈要给你介绍个男孩……”
刘彻狠狠呛了一口:“什么!爸妈不可能答应吧?”
“来,你看小妹发过来的。”
刘彻接过手机,只见妹妹刘媛幸灾乐祸地用了一堆表情包。“姓董,姑妈那个珠宝公司的设计师,据姑妈说帅得天上有地下无。姐~彻哥哥这次惨啦,妈咪也想知道他是不是喜欢男孩,已经跟姑妈商量好了,周末就安排见面。”

[卫刘卫/现代AU]讳疾忌医4

“不管怎么样,义教授,我们一直期待您的回复。”
“谢谢。对了刘总,你这胎是儿子,会早产。最好适当减轻工作压力。”
刘姚深深看她一眼,知道自己这十几趟没白跑了。
医生继续说道:“您先生要尽快做个体检,尽快。”
“谢谢您!”刘姚笑意更暖了几分,“我还有个小妹,一直怀不上孩子。改天带她来您这里,还要多多麻烦义教授了。”
“哪里的话,都是当大夫的本分。”
——————祥瑞御兔的分割线——————
“噫,那个人好变态啊,整天在妇科转悠。”
“就是啊,上星期就看到他了,今天来复诊竟然还在。又不是陪老婆。”
卫青拍拍额头,悄悄吐出一口气。真不好意思啊,这变态是我招来的。周六本来不是义教授出诊的时间,但为了一位特殊的女士,教授已经连续几周都周六加班。虽然教授放实习生回去,卫青想着回去也没什么事做,于是依旧提前过来收拾诊室、端茶倒水。只不过那位女士着实特殊,每次她来,教授都让卫青到诊室外等着,这就难免跟变态大眼瞪小眼。
变态今天倒是安静(安安静静地盯着卫青看),卫青索性不管他,坐在连排椅上离变态最远的座位,自顾自地出了会神。
昨天有个病人义教授用什么方子来着?二十九岁,刚生完孩子,产后……产后常用什么来着,生化汤加减!卫青又想到二姐,孩子出生了,马上要回国还不知道住哪。三姐代课到这个月底,正忙着找新工作。自己呢,规培完了还有专培,每个月拿着可怜巴巴的工资。肛肠科汲主任已经看上卫青这个学生,还在鼓动他读自己的研究生,不惜用上了激将法。
“小伙子啊,现在这个社会,学历才是硬道理。不管你以后干得再好,你本科,再来一博士,‘啪!’”,老教授狠狠拍桌子,“他就后来居上了!”
可是……卫青从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他得工作呀,姐姐们供他几年已经不容易了,他也得早点自立,最好还能照顾姐姐们。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两下,卫青掏出手机。
“小青~下班没?”
“没呢。病人还没出来。”
“反正老师也不让你进去,先走呗~”
“我等老师下班。彻哥有事吗?”
“终于加完班了,小青来找我玩呀。”
这……卫青犹豫了,正想委婉地拒绝。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抬头”
卫青抬头张望,终于发现自动扶梯缓缓升起,“来就山”的人慢慢露出来。先是带着笑容的脸,接着是松解开的领口、裁剪合身的休闲西服。卫青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彻哥!”卫青迎上去。却有一个变态比他速度更快:“泥是小外的男盆油?”
“怎么着?”
“我要追求小外。”
“傻吧你。”
“泥们焚手!”
“呵呵。”还不是男朋友呢分个屁。
诊室门开了,刘姚走了出来:“小彻?”
国际友人大放厥词:“窝就喜欢漂亮的男孩。识相就按窝说的做,窝哥是君臣实业的老总!”
“哦,是嘛?”刘彻心里一声冷笑,自觉没必要给老爹添麻烦,“有哥是吧。我一招手就有十个哥哥来打你。”
“梆——!”国际友人突然被一个巨大的女式手提包正面砸中。紧接着,皮包的主人——一位高挑的女士踏着余音出场。刘彻震惊地看到怀孕的姐姐气势汹汹地挡在自己面前。
“君臣实业的伊稚斜是吧。原来是这个癞蛤蟆想娶我二妹,还不要脸地招惹我弟弟!”